元绪


一只大龟叫元绪,用普通的树木当柴烧并不能煮死它,要用老桑树才行。

《异苑》: 吴孙权时,永康县有人入山,遇一大龟,即束之以归。龟便言曰:「游不量时,为君所得。」人甚怪之,担出欲上吴王。夜泊越里,缆舟于大桑树。宵中树忽呼龟曰:「劳乎元绪,奚事尔耶?」龟曰:「我被拘系,方见烹臛。虽然,尽南山之樵不能溃我。」树曰:「诸葛元逊博识,必致相苦。今求如我之徒,计从安簿?」龟曰:「子明无多辞,祸将及尔。」树寂而止。既至建业,权命煮之,焚柴万车,语犹如故。诸葛恪曰:「燃以老桑树乃熟。」献者乃说龟树共言,权使人伐桑树煮之,龟乃立烂。今烹龟犹多用桑薪,野人故呼龟为元绪。